id:静朔||近期:ff14+fgo||重拾画笔,努力做个自给自足的厨子||布袋戏相关在小号

虚荣之火:

睡不着觉来讲两句,废话很多,打完其实也就天亮了。我(自认为)我不是个很爱讲自己绘画心得跟心路历程的人,一是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好为人师,二是有些事做就好了,靠嘴说意思不大。没想到也有要为此长篇大论的一天。写之前真的很犹豫,因为不管说什么,怎么说,都有被曲解的风险。但还是那句话,我只想面对自己的时候能更坦诚一些。

首先,我不认为有作者在面对【简直是没天赋的代言人】【肚子里没水非要通过画体现自己有水】【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别人就是比你有基础有灵气】这样的评价时能够完全无动于衷,如果有的话请接受我的敬意,我是完全做不到的。简直像回到童年时代,一堆大人围着你评头论足,说你做这个没天赋做那个也不行,你除了满心沮丧和感觉自己一无是处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这种在意就要被称之为玻璃心的话,如果因此就不能为自己出声辩解的话,那未免对作者也不太公平。

本来想说很多话,想解释思路的由来,想说说为什么风格会演变成至今这样,想讲讲每张图的灵感和构成,想要不要像chillalee一样干脆做个几年总结,来捋顺进化史,但其实谁会关心这些?除了你自己,没人在意,连说的必要都没有。
一个作者正在走怎样的路,将要走上怎样的路,没人比他自己更清楚。有时候观众所在意的所看重的,并不是作者所追求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在达成目标之前所有的弯路都是作者个人的摸索和磨炼。

尽管在这么多人眼中我是个毫无天赋的人,但大言不惭地说在工作上我的画技还是够用的....不说有多好,纯粹满足工作需求还是没问题的。那就说个人追求好了,坦白讲虽然我喜欢花时间雕琢细节,但画面绝对不是我最优先考虑的地方。(这倒不是说除了画面以外我其他部分做得有多好),我希望自己的画技能熟练到足以支撑我去表达故事,能熟练到我想要什么样的场景什么样的角色都可以信手拈来,在我有这个能力之后我才能放心在其上构筑我自己的世界,画面对我来说只是地基,地基有没有灵气我并不在乎,对我而言地基的坚固才更重要。
而我深知现阶段自己的能力绝没有达到坚固的程度,这是绝对漫长并且永无止境的修行,短期内更无法看出端倪。一个刚开始画画的人两年内可以进步惊人,但如果已经画了几年之后,每一次微小的前进都会寸步难行,并且花费之前呈倍数的时间。而终点的方向除了当初定下目标的你自己,没人看得到,没人想得到。我相信这点略微画过几年画的人都会有所感受。说白了就是孤独感和抓瞎感,本身自己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投入就能收获相应的结果,旁边还有人敲着你说半点天赋都没,这滋味只有摸着石头过河的人心里清楚。
我完全赞同其中一层对我的评价,我的地基并不牢靠,但这跟灵气无关。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灵气(关键是也不知道标准是什么),但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我所追求的方向,所以也不是那么在乎。

再说装饰画。任何一个作者都不可能一成不变永远在画同一种类型的东西,一个人画腻了厚涂还会去画赛璐璐,我本身就有画装饰画的爱好,但因为学生时代画得不成系统,也没什么值得说道的,近几年只能说这个爱好又回归了而已,(其实从平常画别的东西时爱抠细节也能看出有这个倾向)。构图跟花式上我受影响比较大的有lain macarthur,manuel winkler,Roxx,kenji alucky,Toppi,luis Alberto perez,kris kuksi等等,其中有插画师也有纹身师还有雕塑家,我偏爱用几何图形或者二方连续打底,构图偏爱环形或者三角形结构或者对称形,元素选择上一般都会配合主题,也会增添一些跟主题没关系但为了平衡构图而加进去的元素。有些图看上去主题含糊,但确实有我的个人情感在里面,我觉得这玩意儿我不可能一一剖析出来陈列在你们面前,简直像要求一个作家写自己小说的中心思想一样,没劲且自恋。而且我的大部分所谓【装饰画】,都是为了取悦我自己或者取悦某个对象的产物,我没有必要为观众的阅读感受负责。如果有付钱的甲方来要求我画成什么什么样,那我绝对言听计从。
我可以说,在下笔的时候感觉所有的情感都像能被消化了似的,这种倾泄感已经让它达成了(对我而言的)意义。而这些意义不足为外人道,这跟我自己是个肚子里【有货还是没货】的人没半点关系,如果你觉得我是因为大脑空空硬要画这玩意儿来显示自己有思维有见识,我确实觉得这看法挺侮辱人的。
有人说我构图一盘散沙,我觉得这确实可能是我没注意到的地方,对于这样的指出我很感谢,因为作者总会陷进自己的迷区,画着画着就失去了平衡,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思路没半点问题。

暂时就这些要说的,觉得自己在微博上太激动了,这篇勉为其难算个事后补丁。对了特别一提的是,收到了一封很长的私信,不矫情的说把我看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我觉得心里非常的难过和惭愧,觉得自己远远没有资格承担如此厚重的称赞。(但我不会觉得你的告白是负担,有时候我确实需要他人的鼓励)。我以前在ASK上也说过,你们总会有其他喜欢的画手,总会有新的崇拜的、渴望与之靠近的人,如果我曾经无意中影响过你,给你的世界或看法带来过变化,那我也不会再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人。

谢谢。

评论
热度 ( 77 )

© 鏡花水月 | Powered by LOFTER